济源股指配资媒体批铁路私营论:中国国情下铁

  春运还没开始,卖票已经打成一团。铁道部济源股指配资媒体批铁路私营论:中国国情下铁开发12306售票网站本来是要便民,未想“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”,各种网上抢票软件竞相出笼,一列火车的车票,竟能在20秒内被一抢而空。春运不愧是中国最生动的缩影,巨大人口数能为这个国家编织各种离奇故事。

  不断有人抨击春运没有组织好,指责它许多细节上的混乱和不人道。一些人声称如果采取某某措施,春运一票难求的局面必将改善。春运值得诟病处一抓一大把,但说有办法迅速解决它们,大概是天真的。

  十几亿人同时在短时间内流动起来,这在挑战人类技术和管理的极限。中国的火车技术已是全球最先进的,日常运营管理也算不上落后了。至少中国铁路部门的工作人员很勤奋,要动员几百万人像中国的铁路员工那样在春运期间加班,在哪个国家都做不到。

  中国人的回家半径越来越长,赶回家的时间要求越来越准确,技术无论多发达,也会被需求的更快增长击败。因此春运既是技术和管理问题,但它激起舆论的愤怒,就更多是心理层面的问题。换句话说,我们或许得允许两亿多人次的集中铁路旅行就是有点“乱糟糟的”。整个春运像机场头等舱服务区那样舒适、文明,这不可能。。

  当无数网络购票者“秒杀”整列列车的车票时,当一些火车站涌满上车者,必须把不踩伤人作为头号管理目标,连检票都要放弃时,中国春运的严峻性是理想主义者们无论如何理解不了的。中国在向现代化挺进,但春运的火车站是中国未及梳妆打扮的原型。

  骂骂问题,逼逼铁道部,总会有改善和进步。事实上铁路部门这些年的很多进步就是这么来的。但另一方面我们也得清楚,我们需要接受铁路部门就是“有点笨”,“这么简单的问题就是解决不了”。因为铁路部门一定也有人私下在骂:“有本事你来试试?”

  “铁路私有化”这样的主意根本不值得做技术层面的探讨,这是一些人为吸引眼球找来的话茬,是为了“斗争”空喊的口号。

  中国铁路如果能够完全按市场规律办事,那就简单了。铁路为赢利可以把穷人逼出春运期间的火车车厢,但铁路决不仅仅是“生意”,春节回家还是中国人的“人权”。这个超难的平衡只能由国家去把握,把这个权力交给私营者,简直就是中国今天国情下铁路事业的自杀。

  铁路春运虽难,但它的几亿个终点却都是快乐的。既然大难题暂时无解,舆论对它的态度就不应仅仅是义愤填膺,它太简单,而春运的真实气氛却庞杂得多。让艰难的回家路多些快乐,拥挤的车厢里很多人在这样努力,或许我们不该总是刺激他们,让他们愤怒地走一路。

  中国还需建更多铁路,火车要继续提速,以应对国民越来越频密的出行。春运差不多是技术和管理的“死结”,克服它的方式必须同时是社会学层面的。这些认识应是无数具体批评的“千条江河归大海”。春运阻塞中国,同时也激发中国,推动中国。多少年后中国人回头看春运,一定感慨万千。